汪中求的博客
细节决定成败
http://wangzhongqiu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审因论治,临症察机

2014-04-08 10:26:4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40458 次 | 评论 0 条

审因论治,临症察机

企业安排太多的培训实在不一定有收益。中国企业接受培训应该起始于20多年前,近10年逐渐走高,一度过热。总结这20多年来企业培训走过的路大约分为两个阶段;第一阶段是“振奋精神,提升自信”的阶段;第二个阶段是“上下求索,鱼龙混杂”的阶段。随着艰难日子的到来,国内经济的日趋困难,企业面临更多考验,企业培训也会逐渐进入第三阶段,这是“回归理性,学以致用”的阶段。

第一阶段有个重要人物不能不提,他就是台湾来的陈安之。汶川地震的上海捐灾活动上,我和陈老师挨着坐,我和他说了一段话,不知他现在是否还记得:“你在大陆培训界有两功两过:功之一是给大陆引入成功学,使文革后的灰头土脸的大陆青年开始有了一点自信,敢昂首走出去,敢敲开总经理们的办公室大门;功之二是使培训成为大陆的一个新产业,包括我也是受益者;过之一是你的成功学有些过,受过类似训练的小青年动不动就拍着胸脯说‘我能’,刚出校门似乎都可以当副总经理,凭什么,不知道;过之二是你的课程名为成功学,但内容基本是营销,主要是推销,很多案例的真实性也值得怀疑。”

但不管我对陈老师的评价有几分准头,但他对中国大陆培训行业的影响不仅巨大而且深远,至今还有很多老师走的是陈安之老师的路子,包括一些名牌老师,至少“背影”太像了。

第二个阶段就光怪陆离了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借企业管理培训的名义,众神都粉墨登场:名人演讲讲什么都行都对,把一些古文拿出来谈心得就叫“国学”,孔子、老子、孙子都翻出来做“老总”,毛泽东、李云龙也都不放过,更蹊跷的是干脆穿上道袍或袈裟去学当董事长了。

这个阶段名头大的已经远远超过前辈陈安之了,甚至有直逼李洪志的苗头。身上一件西服脱下,当场可以天价卖给学员,据说有了“仙气”。在此之前,我没有见过“仙”,只知道老家人经常提到“半仙”,但我所知的“半仙”是那种说起来什么都知道人,天上知一半,地上全知道,其实什么狗屁都不知道。

记得那英唱过一首歌,歌词有“再也不能那么过,再也不能那么活”。企业管理培训也该到了“回归理性,学以致用”的阶段,不能再那么瞎折腾。当然,如果说的不是“企业管理”培训,那就不用讨论了,每个人都有权力去学佛、学道,任何人也无法阻挡你去传播“游击战军事思想”和“亮剑精神”。但如果是实实在在的企业管理培训,就得回归理性,就得清楚地知道企业到底需要什么,怎么才能对员工有补益。

今年春节期间读到一本《思考中医》,作者刘力红博士讲的中医的原理,说实话我也不懂,但其中提到的“药”、“病”、“症”、“因”、“机”、“宜”几个概念及其关系对我很有启发。在企业刚开工的日子,我想借助这几个中医概念谈谈我对企业管理培训的关键问题的理解。

只要是中医,都知道一句话:“医之不存,药将焉附。”不知道怎么治病,甚至连病都没弄明白,药有什么意义。这是很简单的道理。但是,企业管理培训“不谈医,只论药”的现象很普遍。企业研究培训,一上来就是什么课什么课;培训老师们卖的也是什么什么课。如果企业培训是为了治病或强身,“课”只是药,至少是保健品。但是,企业目前管理问题在哪,如何确认已经发现的问题,若干问题有怎么的轻重缓急的关系,怎么才能解决或部分解决问题,借助什么力量解决问题……,如此等等,首先需要弄明白。课不重要,药不重要,至少课与药不须优先考虑。

以上提及的“管理问题”就是“病”,但“病”是有“症”的,“病”是根据“症”得出的判断。企业管理表现出来的“症”形形色色,背后存在不同的“因”,因此同一种“症”可能源于不同的“因”,自然就不一定是同一种“病”。比如,员工迟到这种“症”,有可能是完全不同的“因”,更不是同一种“病”。有些零星的迟到只是由员工偶尔出现的个人及其家庭因素造成,有的可能是企业太少考虑员工住宿条件和交通条件所致,也有因为月度奖金发放不合理短时间内集中出现员工迟到,甚至直属上司领导方式不当或徇私舞弊都会增加员工迟到的可能。如果大面积的经理人员迟到,那就很危险,得考虑有没有集体跳槽的可能,迟到有时是跳槽的前兆。这些,大概就是中医讲究的“辩证求因,审因论治”。

中医还说“上工察微,下工察同”,意思是好的医生会从细微之处分析各种可能性,“病”、“症”、“因”一定要把握准确,但是比较差的医生总是很简单的把某种“症”看成相同的“因”,草率地认定为相同的“病”来治。清末《医法圆通》的作者郑钦安说:“用药一道,关系生死,原不可以执方,亦不可以执药。贵在认证之有实据耳。”认证太重要了,不要执着于某一种处方和某一种多么有效的药。

中医还讲“临症察机,使药要和”。这个“机”我解读为机理、原理或逻辑,也就是这个“病”是怎么形成的。企业管理存在的问题同样需要分析它的形成过程和内在联系,不宜武断地下定论。比如,很多企业老板老总常常抱怨员工“不搞培训就埋怨公司不安排,安排了培训又不愿参加,参加了也没热情”。企业上层其实应该多问几个为什么:员工希望安排怎样的培训?公司安排的培训是否真的符合员工的愿望?公司调查过员工的培训需求吗?对于需求的了解是否走了下沉的程序?公司做过“首先不是公司的需要,而是员工的需要”的培训吗?员工真的对培训(包括学开车、学化妆)都没热情?日本企业讲究凡事问五个“为什么”,我们可以理解为对“机”的深入思考。

中医还讲究一个“宜”字,“宜”可以理解为适宜的环境。“谨候病宜,勿失病机”,说的就是要充分考虑环境对人们的健康的关联和影响。去年年底出现的“北京咳”显然就是非常重要的“气宜”,环境污染特别严重引起较为普遍的呼吸道和肺疾病。据说,南宁有位知名中医曾大夫,每天能看200号病人,高峰时超过300号。原因就是气宜清楚,病机容易带出来,方药也就很快跟进了。古医书《素问》中说,“不知年之所加,气之盛衰,虚实之所起,不可以为工。”像曾大夫就算深知气宜,可算上工之医了。

企业同样的情形也极多。有些老板总说员工不愿加班,甚至拿自己废寝忘食去和普通员工比,不是认为员工没有责任心,就说员工的工作量不够满。如果认真和80、90后的青年多交流就不会这么想,新生代的员工在开放、民主的环境下长大,维权意识很强,还像对待60、70后那样,要求人家任劳任怨,似乎很不现实,甚至颇为可笑。但如果遇到值得挑战而且充满了成就感的事情,真的不得不加班加点,他们也没有二话可说。这就是“气宜”嘛。

对“药”、“病”、“症”、“因”、“机”、“宜”夸夸其谈这么多,最终还是要归到培训上来。企业管理培训,首先不是上什么课、上谁的课,而是要从现象到问题的分析研究入手,分析该企业当前的管理现状,深入进去研究问题的成因和形成过程,把准存在问题的核心所在,同时充分考虑企业内外环境(中医称之为“显气宜”和“隐气宜”)对员工的负影响,然后再确定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企业存在问题,有些需要调整企业内部管理规则去解决,不是培训可以起效的;有些需要领导层改进工作方式去解决,培训需求首先在干部和高管;即使与员工培训紧密相关的,也要分理念的改变、方法的学习还是工具的掌握;即使是培训课程,也要研究是讨论式为主还是听课式为主,甚至让老师集中答疑不啻为一种很好的培训;就算是听课,也要课前讨论知识点,力争课程的知识点和员工多数人的渴求相吻合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培训应该是培训前的研究更重要,培训老师也应该提前介入而不是直接去上一天两天课。

很显然,这对培训老师也提出了很高要求,没有金刚钻就没法揽瓷器活了。如果把培训师看成企业管理的医生,我们应该理解中医关于医生的正确认识:医乃仁术,仁心即爱人之心、慈悲之心、救苦之心、济困之心;而非为名、为利、为私欲之心。清代名医徐灵贻说,做医生只有两条路,要么做“苍生大医”,要么做“含灵巨贼”。培训界的老师们是否也应该这么去看自己的职业,尤其是培训界的名家大腕。

有些大腕有所谓的“经典课程”,有的叫“金牌课程”。没有那回事。解决企业通病的时期已经过去了,对什么企业、什么层次、什么岗位都讲同一点内容,多数属于浪费别人的时间,如果从因时制宜的角度看,有些已经在误人子弟了。你以前在很多企业讲过很受欢迎,这我知道,但此时此地却未必再管用。西医的药品在老鼠身上做过实验就算被验证,但中医既有“异病同治”也有“同病异方”。就算老鼠身上的实验,中医早就知道巴豆能促进下泻,但老鼠吃了却根本不会泻肚子,所以中医亦称之为“鼠豆”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营销不是精彩的忽悠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机器人大军来了!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wang_zhong_qiu

做不了大事,关注一点细节;说不出假话,难以保证不错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